您现在的位置: 天一中学 > AP课程 > 学生天地 > 正文
云南支教小记

作者:AP高三3蒋…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39    更新时间:2017-9-12

云南支教小记

当笛卡尔说出那句经典名言我思故我在的时候,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不自觉的在内心里认同了这句话。然而可惜的是就像人们不可描述的直觉一般,这句话对于我们是那么可触而不可及。其实在我看来笛先生的这句话的意思很朴素,商人在思考如何多赚钱,画家在思考如何创作更好的画,政客在思考如何拉到更多的选票,诸如此类,这就是我们存在的意义。只是从云南归来后我所思考的不再是我自己,而是那些孩子们,支撑我这样想的却是时下可能最便宜的东西-爱。



行驶完崎岖的让人头脑发痛的山路后,立在我眼前的就是此行的目的地白鸽希望小学。就像教堂之于基督教,佛殿之于出家人一般,在我看来这所学校就像这个村子的圣殿一般,不大的建筑占据了村子的制高点,在这里教育或者读书依然是被认为宝贵而又稀缺的,也就只有这里的人们才依然怀揣着对教育的敬畏。踏入校园,是质朴又带有大自然芬芳的操场,紧挨着它的是白色的教学楼,这里的宿舍楼和教学楼是一样的设计,不仔细看的话是很难分辨。走进我们的宿舍,微微发黑的墙壁,不时盘旋的蚊虫,简陋的只剩下床的陈设让我羞于再抵触我在天一的宿舍。我们来的时候学生们正在考试,打点好行李的我们只能在夜里惴惴不安地想象着他们的样子。

 

早晨,被鸡鸣唤醒的我产生了一种在世外桃源般的感觉,踏出门外看到远处高山的我才意识到这是新生活的开始。上午我去听张倍胤同学的高年级课,还没进教室我就听到了他们直率天真的欢迎声,以前在电视上才能见到的黝黑皮肤在我眼前不停的欢笑着,他们的肤色是黑中带点腮红且又很粗糙的,然而我却很喜欢,因为比起那些白皙水嫩的皮肤,这些才是人的本貌。令我最感到记忆犹新的是他们对待课堂的认真,你们可能认为一个人人举手的课堂才是好课堂,但我告诉你这里的课堂比的不是举手而是眼神,渴求知识的眼神比起呆板的举手更让我难以忘怀。值得夸赞的是无论多么难以理解的东西他们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去思考,他们的想法可能让人冷峻不禁,也有可能让人陷入沉思。我在下午开始上中年级的课,点到每个人名字时,他们腼腆害羞的微笑让我心头一软,原来作为一名老师点学生名字也是一种幸福的事啊。当然了这里的孩子们也并不是完全“天真”的,他们也会问你有没有对象,也会打趣地劝你早日成家,然而听到这些的我却更加的喜爱他们了。我陪着他们玩词语接龙的时候,他们的好竞争也是让我意想不到,他们会为了想一个词而绞尽脑汁,并不轻易放弃,看着他们热火朝天的一番景象,我似乎看见了我多年未曾感觉到的学习的热情。多少年之前我们也是和这群孩子一样,但从什么时候我们开始变了呢?这样的感觉在教低年级竖笛时也不时出现,孩子们倔强的眼神促使我一遍又一遍的纠正他们的指法。累了却只是肉体累了,我的心却是轻松快乐的,此前在大城市中经常体会到的心累在这里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这里的生活是艰苦的,这里的生活也和我们学校一样是机械的,但这里的生活也是无忧无虑的。课间孩子们的一句一起来打羽毛球就能让我们毫不犹豫地从网络世界中离开,孩子们的一颦一笑就能让人就能让我们忘掉都市生活的种种烦恼,我想大概世外桃源也不过就是这样的感觉吧。下雨时,我搬了张椅子坐在门口,轻轻地看着孩子们在细雨中奔跑嬉戏,又不时望着远方的高山绿水,碧空白云,恍惚间我仿佛感到了人生的快乐,这种宁静的快乐比起那些喧闹的快乐更让我痴迷。过了些时日,孩子们渐渐地与我们相熟,愿意接触我们,他们搭在我肩上的手代表了太多,信任,爱,依靠,同时我也害怕起我终究会离开这些可爱的脸和粗糙的手。

 

日子比我想象的过得快多了,转眼间就到了最后一天,我至今难以忘却那一天早上那种害怕的感觉。看着他们在联谊会上活灵活现地表演,看着他们卖力地表演着我的话剧,偶尔瞟见他们眼中掠过的一丝不舍,我沉默了。我不敢想象最后的时刻会是什么样子。在这里我不想描述最后的场面,这是无论多么华丽优美的句子都无法描绘的,就像人类的感情无法真正的具现化一般,只有亲身经历才知其中之伤感,唯美。这是注定的结局,这是注定的悲伤,这是注定的分别。坐在离开云南的飞机上,望着群山之间,眼中依稀模糊着孩子们的身影,有看着旁边靠在肩上熟睡的同行伙伴,不久我也要与他们各奔东西,一想到这些,我的泪就像山里的雨一样簌簌滴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