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天一简介 | 课程基地 | 教育督导 | 天一科研 | 天一社团 | 情系母校 | 天一教育集团 | 天一管理
您现在的位置: 天一中学网站>> 情系母校>> 母校回忆>>正文内容

母校回忆

青藤葱葱(05届12班)

青藤葱葱

0512班 顾凯

2001年的夏天,我和往常一样开始了暑假。然而没有过几天,班主任便通知我,天一中学邀请我去参加那一年的夏令营。至于地点,在北京。对于当时还没有怎么出过远门的我来说,这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事。那是我和天一中学的第一次亲密接触。这些年后,我依然清楚地记得那个夏天里为期大约一周的美妙的旅行:北京科技馆前的音乐喷泉、八达岭长城残破的砖墙、颐和园华美悠长的走廊和天安门前曙光下的五星红旗……当然,还有浩浩荡荡一百多个穿着黄色T恤的初中生,满怀着好奇和兴奋,在清华园内留下了一张珍贵而又励志的合影。那会儿,数码相机刚刚兴起,相机像素偏低,这使得在照片上只能看到一张张模糊而又青涩的脸。那时候,天一中学是我们中绝大多数人的下一站,只是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想到会有这样一个幸福的开始。

2002年的夏天,我顺利成为了一个天一人。报到的那天,阴,一个难得的凉快的天气。在西漳校园里食堂前的告示板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然后走进了六角楼第一层的高一(15)班教室。奇特的教室造型让我们这些习惯了方形教室的新生有些不解和好奇,不过除此之外,更多的是在暗暗惊叹“不愧是天一啊……”,至少,我就是其中之一。没等大家坐下多久,教室便来了一个年轻漂亮而不失干练的女子——班主任卫老师。经过修剪的纤细的眉毛,微微上扬的嘴角和一条长度刚刚好的马尾辫,犹如经过了殿堂级艺术大师的精心雕琢。

那年,是卫老师第一年当班主任,也仅仅是她参加工作后的第二年。令我们不曾想到的是,一个身材瘦小的她,竟然蕴藏着无尽的能量。后来的日子里,我们都私下叫她小卫,虽然她比我们谁都大,虽然她还会在教室的后门处偷偷看我们上自习,虽然她总是会在我们过完月假后返校的下午给我们做各种测验。高二时分班,我们的班级变成了(12)班。幸运的是,小卫还在我们身边。

高中三年的日日夜夜,我们的生活更像一条射线,单调但方向明确——那是一种谁都会乏味,又谁都会怀念的日子。清晨提醒起床的铃声是所有人挥之不去的痛,在短短二十分钟内完成起床前痛苦地挣扎、穿衣、洗漱并到达操场,在如今是怎么也做不到的事。每周一晨练后会聆听沈校长的训话,是那三年的生活必备。他语调偏高的训话中,有表扬班级的,有宿舍扣分的,当然最多的还是各种殷切的希望和人生的信条。那时候,我们对黎明前的黑暗有一种痛彻心扉的领悟:周末相对轻松的自习之前,必然会有周六上午的周测验!也是在那时候,会特别期待午餐时间同学从校外带进来的鸡蛋煎饼。由于一个同学通常会带上十几个,所以我们在教室等待的时间总是特别漫长。老板娘询问鸡蛋饼口味时独特的“甜酱咸酱”时常会成为我们模仿的对象,而吃起到手的鸡蛋饼总是那么的有滋味儿。

就这样,在硕大的金苹果前,来来回回走过了三年。已经记不清做完了多少试卷,背完了多少著名诗词,写烂了多少草稿本……直到我们走过了高考。还记得高考完物理的那天,父亲来学校把我接回家,车里放的是杨坤的《无所谓》。很多年后,我明白这三年结束时的高考成绩其实没有那么重要,它只是我们登上下一趟列车的车票。更重要的是,在天一准备高考的那三年,我们是那么的执着追求,真心诚意地为自己的人生拼搏奋进。

2015年的夏天,我们已经离开天一整整十个年头。这十年里,发生了很多事,也改变了很多事,而不变的还是那份作为天一人浓浓的情怀。每年的九月,会在学校的新生中打听一下有没有来自天一的学弟学妹,问一问他们东亭新校区是如何如何。我们有了高中同学的微信群,尽管见面的机会少了,但每次聊起来还是那么的“没完没了”。天一巨大的烫金“诚”字校训,成了我们每天心中恪守的准则:真诚、诚信、诚实。是的,是天一把我们牢牢地联系在了一起,从海角到天涯,从过去七十年到未来的未来。这是我们的荣耀,亦是我们的责任。

如今,母校就要七十岁了,我想祝她生日快乐!我也看到了,长廊里的青藤生长得枝繁叶茂,郁郁葱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