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天一简介 | 课程基地 | 教育督导 | 天一科研 | 天一社团 | 情系母校 | 天一教育集团 | 天一管理
您现在的位置: 天一中学网站>> 情系母校>> 母校回忆>>正文内容

母校回忆

从襁褓中的婴儿到俊男靓女

---我所了解的天一中学

     从襁褓中的婴儿到俊男靓女

                      ---我所了解的天一中学

                                       (退休教师     琛)

   天一中学到2016年已经建校七十周年了,在我们欢庆它的七十华诞和辉煌成就的时候,同时回顾一下它七十年来的成长历程,似乎很有必要。

     笔者现在早已是耄耋老人了,幸运的是在过去的七十年中,我和天一中学一直存在着不解之缘,因此很愿意也值得花些笔墨记述一下我所了解的天一中学。

     天一中学1946年建校,那时笔者已是江苏省立无锡师范的学生。开始时校舍借用的是民房,因为校长是笔者的启蒙老师、敬爱的尤子敬先生,所以从那时起,我就很关注天一中学。后来看到锡澄公路的旁边建起了两排平房,南边一排平房的中间有颜体的“天一中学”四个大字,天一中学开始有了自己独立的校舍,因为是专门为办学校而造的,相对于其它一些“借窝生蛋”的学校,反而显得更正规一点,尽管它的房屋规格和设备还相当简陋。

      综观七十年来天一中学的办学历程,大致可以分为四个阶段,不妨称之为创始期、发展期、准辉煌期和辉煌期。下面是在这四个阶段中笔者所了解的一些情况。

     1946年建校到1958年,可以称之为创始期。在这段时间里,笔者大部分的时间是在它的邻校---胶南中学工作,和它的交往十分频繁,因而对天一就相当熟悉。例如我们常一起参加招生阅卷(那时以片为单位集中阅卷,我们和天一、堰桥三所学校是同一个片),还一起参加过苏南区中学教师思想改造,记忆很清晰的是那时天一、胶南、和胡氏(52年暑假后改名堰桥)规模相同,都是五个班级,九名教师。天一中学的九名教师是孙炳伦、朱长康、杨沛余、丁渠、张丽伯、孙庭琦、蒋献文、万福民和潘蕴圭。(教师中的蒋献文据说颇有来头,曾和蒋介石一起登上过检阅台。)相比较而言,天一的老师年龄较长,而笔者所在的胶南中学老师就相对年轻,因而天一的九位老师都已作古了,而胶南到现在还有三位老师健在。思想改造结束以后,校际的活动更加频繁,这是因为那时已以片为单位成立了学分会,每两个星期就要用一个休息日开展学分会活动。三所学校的老师一起学政治、学凯洛夫教育学,中饭三所学校轮流作东,因为总体上教师人数很少,所以相互间非常熟悉,空余时间还开展文体活动,唱歌、打乒乓球,其乐融融。这一阶段中的一件大事是天一中学在1952年冬天率先成为公办学校,其教师的生活待遇较之其它兄弟学校要优越一点,而其它一些学校则要到1956年暑假才全部收归公办,比天一晚了四年多。只是这一阶段天一的办学业绩并不因为收归公办以后而有所好转。例如几所邻校都出过知名校友,如石塘湾的钱树根、胶南的姚建铨、堰桥的吕新奎,都是省部级的干部,唯独天一没有。教育质量也不尽如人意,因而很多刘潭、塘头、严埭乃至市区的学生都舍近求远,跳过天一到胶南上学。尤为奇怪的是家在陈家桥的徐裕兴、徐裕昌兄弟和王明祖、陆德清等也都到胶南求学,可见当时天一的办学声誉大大不如胶南,这是天一在创始期的一些概况。

     1958年天一中学开始创办高中到确定为省重点前夕(1978年初)可以称之为发展期。这一阶段的天一中学也有好多特点:首先是学校领导的人事更迭相当频繁,在58年到62年的四年间,先后有五名校长,顺次是朱军、李涵真、周瑾瑜、钱秉钧和程宝琦,其中李涵真、周瑾瑜、程宝琦是副职。其次是班级数快速增长,从原来的十个左右的班逐渐扩展到三十班左右,因为61年堰桥中学的高中班级并入天一,所以班级数快速膨胀。第三随之而来的则是师资紧张,高中快速发展,教师跟不上,高等学校的本科毕业生暂时还分不到天一,只能用大专毕业生或教学效果较好的初中教师改教高中。但由于他们的工作态度比较认真,所以教学质量还是可以的。而在发展期中,担负学校领导工作时间较长的是程宝琦。在他的任期内,有几件大事值得一记。第一是在1965年前后,天一搞了一个“三面向”,即面向农村、面向农业、面向贫下中农,在县内甚有影响。当时的省教育厅曾派过一名副厅长朱之闻来天一蹲点,其目的是总结经验,以便日后推广。就在这时,天一的教育质量也有很大提高,高考升学率曾达到过百分之五十以上,已经很不错了。(省示范中学无锡县中的升学率在7080之间)第二是天一成为无锡县四所规模最大的高中之一。即县中、梅村、锡南和天一。那时无锡县共有十二所完中,但其余八所中学高中都是单轨,只有县中、梅村、锡南和天一是双轨。其三是天一在四人帮肆虐期间,搞过一个开门办学,影响极大。当时江苏省有四所学校搞开门办学较突出,即江宁湖熟中学、溧阳南渡中学、泰兴张湾中学和无锡天一中学,其中天一在省内的名气为最大,平时四面八方来参观的人络绎不绝。学校本身已难以应付,因此教育局特地调了支福卿、吕祖兴两位同志来专门负责接待。一周总有一两拨人来参观,人多时一次有好几百。每当这时,支、吕两位就会来和我们打招呼,要我们准备发言接待。全局情况由程宝琦同志作介绍。我和李钟模、葛正良两老师分别介绍数学、语文和理化等科目的开门办学情况,数学学科介绍的主要是数学教学如何为生产服务。通过这些活动也提高了天一中学在省内的知名度,对日后被确定为省重点有一定的影响。

     在这一阶段工作中也有某些失误,如学校曾搞过一个所谓办学习班上课,即每一门课都集中在一起上,连上三、四天,然后再换成另一门课,这种做法当然流弊很多,教师工作忙闲不均,学生久上某一门课也感到厌烦。另一做法是办学到大队,六个高中班分到塘头、新街、牌楼等三个大队,就在大队里进行教学,对当时所谓社会主义文化课的教学质量有很大影响,这两种做法的后果到1977年恢复高考时就显现出来了。19761977两个年级的毕业生几乎无人升入高一级学校,包括当时的高中专,1975年以前的几届能升学的也寥若晨星。现在反思起来,这该是当年学校工作中的一大失误。

     一分为二地看问题,那时学校的主要领导程宝琦同志对学校工作是有一定贡献的,特别是确定天一中学为首批省重点,他起着关键性的作用。文革后的省教育厅、地区教育局对程宝琦相当器重。他曾和教育厅长宋云旃一起出席过中央的教育工作会议,又参加了确定首批省重点中学的的调研活动,这些对于天一中学入选首批省重点都是有极大的作用的。尽管那时无锡县里面有不少人有不同看法,因为天一中学先于无锡县中和梅村中学进入省重点的行列毕竟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

     1978年到1994年可以称之为准辉煌期,因为在这一期间,天一已是省重点中学,已经创造了一些辉煌业绩。首先是1980年的高考,硬是依靠师生们的高度勤奋,取得了全县最佳的高考成绩,真所谓天道酬勤。两个重点班有81人升入高一级学校,且绝大部分是重点大学,给了社会上的观潮派和秋后算账派一个响亮的回答,也让天一中学开始站稳了脚跟,以后则接连出现一些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成果。

     例如我们学校的数学竞赛,从1982年起到1992年笔者退休,十一年中每年都有学生在竞赛中获奖,这是无锡大市范围内唯一的一所中学。又如1981年高考,我班的潘浩若同学(原来是肖理谋老师班主任,因报考少年班而转入我班)以537分的高分获得1981年全国少年班的高考状元称号,那时包括《文汇报》在内的好几家报纸都有报道,其中文汇报曾连续报道了两次。从学校工作的全局来说,则有198519891990三届在全县范围内高考的绝对优势。1990年笔者任毕业班班主任,全校有89人达本科线,而其它两所重点中学则仅有76人和56人。(录取人数少是因为那几年有几所学校的高复班很兴旺,政府规定重点中学不允许办高复班,而他们办高复班的生源多数是原来三所重点中学的高考落榜生)。

在这一段时间内,天一中学还举办过两次空前的盛会,一次是全省重点中学运动会,有成千的运动员参赛,还有外宾与会。另一次则是夏明老师当组长时语文组承办的苏、浙、沪百校语文教学研讨会第十五届年会,著名的语文特级教师魏书生、钱梦龙、邹石溪、孙宏杰等都应邀参加。魏书生、孙宏杰还上了公开课,钱梦龙、邹石溪作了报告或讲座,会议盛况空前,影响巨大。

由于学校工作的这些突出成绩,在1990年江苏省首批合格重点中学验收时能以较高的分数(采用百分制打分,分值比无锡大市内的另一所百年名校为高)通过,验收组组长、那时的省常中校长丁浩生先生代表验收组作出了天一中学是一所年轻的、朝气蓬勃的省重点中学的结论,给了全校师生极大的鼓舞,从而也使天一中学成为无锡县第一所经验收合格的省重点中学。

以上成绩的取得离不开当时负主要领导责任的盛福清书记和先后主持行政工作的秦肇荣、陈焕文、张斛西、周秉钧、宋水根等五位校长以及不计报酬、不辞劳累、辛勤耕耘的广大教职员工,盛书记曾深情的称他(她)们为创业者,当然也离不开那些可爱的勤奋学习的青年学生。

这一阶段的一个主要问题是学校的经济一直处于困境,每当发工资前夕,校领导就要为筹集部分自筹资金而发愁,因而牵制了领导的很大一部分精力,平时的经济也异常拮据,80 年代中期曾因经济困难而出售过学校的一辆面包车,但没几天钱就花完了,因此总务处有人调侃:“不要说卖掉一辆汽车,即使卖掉了一列火车钱也要用完了。”可见那时学校经济情况之窘迫。

这一面貌的改观要到19952月沈茂德同志主持学校行政工作之后,学校开始步入它的辉煌期。那时笔者正好担任西漳镇退休教师协会的理事长,有较多的机会和沈校长接触,发现他 处理学校工作很有才能。有条理、有原则、有魄力,善于思考。毛泽东曾说过:“领导者的责任就是出主意和用干部。”他既善于出主意,也善于用干部,加上这时征收借读费的政策放宽了,学校很快就摆脱了经济上的困境。须知经济力量的强大,对于一所学校来说是非常坚强的后盾,经济情况一好,学校工作的全局就容易搞活,这首先得益于沈校长的开源节流。据了解内情的人告诉我,曾有一位无锡县的老领导有第三代要来借读而不想出借读费,遭到了沈校长的拒绝,也有学校其他领导因批了不当开支而受到他婉转的批评的,这些都反映出沈校长办事甚有原则。

由于学校经济情况有了好转,硬件建设加速推进。几年时间,天一中学旧址加高了勤业楼,建造了女生宿舍。工程更大的则是博爱楼和图书楼,其中图书楼功能之全,规格之高,在学校建校史上是罕见的,在当时的无锡县内似乎也没有见过能和它媲美的图书馆建筑。在软件建设上则引进优秀教师,加速培养年轻的学校领导,形成了朝气蓬勃的领导集体和建成了高水平的教师队伍,教学质量在原有的基础上又有了提高,整个学校工作形成了良性循环。须知教育质量的高低是学校工作的生命线。教育质量一高,优秀的生源充足,学校声誉日隆。

天一中学真正步入辉煌期是在学校迁至东亭新址之后,和硬件建设一样,各方面都上了一个台阶。校舍是新盖的,分布非常科学合理,规格也高。领导班子和教师队伍人强马壮。笔者由于早已退休,离开天一也近二十年了,对它只了解一些皮毛,一鳞半爪。但即便是这一鳞半爪,一些皮毛,也已经足以反映出它办学业绩的辉煌。先说一些小事:首先是学校非常重视校园文化的建设,到处都是激励学生奋发向上、博学、博爱、自律、自强的对联、口号,充分发挥了校园文化的德育功能。其次是过去一些学校的顽疾,例如吃饭时的奔跑,可说是屡教不改、屡禁不绝的,但在新校区里已经绝迹。吃饭、跑路、做操都井然有序,这些成绩的取得,绝不是一朝一夕之功,而是十年磨一剑,是持之以恒,长期坚持教育的结果。

学校到了东亭以后最吸引人们眼球的该是它的教育质量,几乎每年迎春祝寿活动时都能传来各类学科竞赛的捷报,教师节每次回校又能听到学校高考的特大喜讯。而这两者是紧密联系且有因果关系的。笔者曾有过一个曾为盛书记认可的论断,即各科学科竞赛是高考的先兆,只要学科竞赛的成绩好,明年高考肯定一鸣惊人,这已为一系列的事实所证实。近年来天一曾出过两个省理科高考状元,至于市级的状元早已不在话下了。高考的另一个辉煌成果则是400分以上高分段的人数在大市内遥遥领先,天一一个学校的高分人数超过全市各个学校高分人数的总和,这不能不使竞争的伙伴们服贴。难怪北大、清华、科大、复旦、上海交大、南大等名校的招生人员都争着要录取天一的学生。

高考成绩的好坏是衡量一个学校办学业绩的指标,而且是一项主要指标。它也是天一从辉煌走向更加辉煌的一个重要原因。天一中学在领导和群众中的威望如日中天,外地来学校取经的人络绎不绝。据说最多的一次有三千多人同时来参观学习,出现了空前而不绝后的盛况。也正因为如此,作为学校主要领导的沈茂德同志有资格受到总书记的接见,还进入到了中南海。就全国来说,获此殊荣的中学领导只能是凤毛麟角。

作为天一中学的退休教师,一名老教育工作者,看到天一中学在几代人的共同努力下,能取得如此令人瞩目的成绩,内心确实是无比欣慰的。现在天一中学的办学业绩已经是居全市首位,列全省前茅,处全国上游。我们不妨作这样的预期,再通过若干年的努力,天一的办学业绩一定能够更上一层楼,而实现这样的愿景:“居全省首位,列全国前茅。”我们期待着这一日子的早日到来!

                         (退休教师     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