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天一简介 | 课程基地 | 教育督导 | 天一科研 | 天一社团 | 情系母校 | 天一教育集团 | 天一管理
您现在的位置: 天一中学网站>> 情系母校>> 母校回忆>>正文内容

母校回忆

故人歌

故人歌

 

周至臻(2010届15班)

 

红楼梦里面有一句说: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如果说人生如四季,按照这样的划分,弱冠以降便是春尽,红颜未老,只是还能临水照花的天一桥,实际上已经和我们之间有了些微的距离。

天一是一个故人,一个老友,是起点。1015班的五年之后,站在这个社会海洋的边缘的我们握着没有写明目的地的船票,开始用现实丈量梦想。这种时候我们开始矫情的回忆起当初那种不用太聪明的幸福,欲言又止。

想起在天一的六年,实际上最怀念的是那拥有着刚脱离苏维埃式审美又还没来得及和西方接轨上就建起来的西漳校区。老天一的郁郁葱葱,玲珑精致,里面藏着大家的中二病,构成的是一段非常美好的少年回忆。吕祖注道德经,开头洋洋洒洒:乾坤未剖,氤氲混融,混混瀹瀹,莫名起始。物理学家看道德经强行解读出了Symmetry,而我把这些牵强附会在我们身上,这“太极无极之妙”便是构成了我们充满浪漫主义色彩青少年生活的点滴。

高中毕业之后的一年,大家纷纷地在社交媒体上面抒发对自己昔日同学和校园的怀念。从夜自习之后天一之声放的流行歌曲到食堂的早面,不一而足。而在第二年开始,顺利习惯于大学的生活的我们,渐渐的脑海里天一的形象开始模糊了。学习,恋爱,以及对进入社会或是继续深造的准备成为了大三大四的主题,大学刚开始肆无忌惮的自由状态也收敛了起来,一切又重新踏上了快车道。

往者余弗及兮,来者吾不闻。毕业典礼之后猛灌下的啤酒将气体冲向喉头的冰凉也成为了我们中一些人对天一这位故人的最后的回想。过去的理想在五年里面迅速结构,剖离出大学生活中风平浪静的白噪,被时间进行了一次精细的离散傅里叶变换。

实现了多少,妥协了多少,遗憾了多少?现实的生活已经容不得我们继续患得患失和斤斤计较。曾经的我们渴望着独立,而又在真正独立的时候开始发现自己实际上无法避免的变得有些无所适从,就好像我们当初是笑着拍完在天一最后的合照,而又偶尔辗转在深夜里回想起天一的单纯和美好。

在南林后街的小食店里,在南京西路的霓虹灯边,长春冬天的鹅毛大雪,尼斯的暖风,西雅图的细雨,穿过南锣鼓巷照下的夕阳。从小小教室走出来的我们天各一方。许巍把故乡寄托给了姑娘,而我们的故乡则在天一食堂门口的桥下静静流淌。

在我们稍稍迷失了目标的时候,在我们还没有完全成熟的适应这个社会的时候。天一没有拍着肩膀和我说,没事的挫折而已。天一没有握着我的手跟我说,没关系你已经努力够多了。天一也没有告诉我,大家都在妥协,不要那么在意和争取。

天一只是告诉你你依然是个天一人,单纯和美好即使不再,你的梦想,依然可以坚持,因为你拥有就像罗大佑歌声中一样,那闪亮的日子。

因为天一人都是这么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