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天一简介 | 课程基地 | 教育督导 | 天一科研 | 天一社团 | 情系母校 | 天一教育集团 | 天一管理
您现在的位置: 天一中学网站>> 情系母校>> 母校回忆>>正文内容

母校回忆

天一往事:写在母校七十周年庆之际(01届4班张晓荣)

 

往事如烟,似水流年。细细数来,离开母校已经十四个年头了,昔日毛头小伙,现已而立之年。人,总是念旧的,尤其是年纪愈大,怀旧的情绪愈浓。人到中年,明显感觉记忆力不如从前,霎时间竟也叫不出邻座同事的名字。然而,十四年前的天一往事,我还清晰记得一些,这一切,想来这辈子也不会忘却了。

严师教诲——雷霆震怒,革除班职

那时的我,“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自认为胸怀壮志,抱负远大,时常忧国忧民,为此消得人憔悴。记得那时班主任陈老师要求我们每周都要写周记,汇报班级情况和个人感想。我也常借此机会,抒发心中意气。有一次语文课上,语文老师问我们,“你们知道班主任陈老师最欣赏班里哪一位同学?”大家纷纷猜测,有的说是知书达理的团支书朱莉娜,有的说是数理天才朱梁,有的说是思路奇特的怪才蔡明远。可答案却是各方面皆中庸的我,让我受宠若惊。可惜,我那时太不争气,有时也太任性,毕竟我还是辜负了恩师的钟爱。

我有一些陋习,现在自己想想也很奇怪。

一个晚上,在宿舍房间里用完的洗脸水,我竟然不出门就直接倒在了过道上,而浑然不觉有何不妥。有个同学好心提醒我,这样做很不文明。我瞬间领悟了,这,真的很不妥啊!于是我下定决心,改正了。此事,或许被陈老师知道了。

另一个晚上,我自习回到宿舍里.同班同学胡宇星到我宿舍房里,要和我单挑摔跤,想来是哪个同学觉得好玩鼓动的。我那时自然是好胜的,欣然应战,几个回合后,他就被我的气势压倒在地。此事,也传到了陈老师耳中。

一个冬天的早晨,起床铃响了,可我在床上没起来,心里咕哝着“应该给我们多半个小时的睡眠时间”。当我挣扎起来洗漱完毕,和两三个“老油条”到达做操地点时,早操已开始,我于是悄悄地排在队尾也做起了早操。那时早操前有专人负责点名的,这一切,也难逃陈老师的法眼。爱之深、恨之切,怒其不争,陈老师顿时勃然大怒,在全班面前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即日起免除我班长职务!

之后,我也写了一份书面检讨,无非是一些反省自己没有以身作则,影响很坏,最后下定决心,痛改前非的文字。虽然着实有些懊悔,但内心还是有点不服气。不文明习惯是自身未意识到,非恶意所为,之后已改正了;在宿舍和同学摔跤,不是我挑起的,也不是打架,就是好玩。起床晚了,是我需要更多的睡眠时间,尤其是在寒冷冬天的早上。

然而,静心而论,带头能力与组织能力的缺失,使我确实不合适作为班长,深刻记得陈老师对我的评价是“有局限性”,评价恰如其分。

看着陈老师细致的作业批注,回想起陈老师之前的钟爱,我还真是想向恩师当面致歉。可我那时还是太任性,又不懂得沟通,直至离开校园前,也没有当

面做出一个像样的道歉……

                   同窗之谊——路遇问候,自始至终

我的高中时光是在天一中学西漳校区度过的。记得从教学楼通往宿舍,要经过一段穿过草坪的小路。每次在小路上迎面遇到我们班朱莉娜同学的时候,她都会爽朗的问候一声“班长好”,即是在后来我被革除班长职务之后,也是如此。她知书达理,修养很好,给我这个毛头小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先前她担任班级团支书,后来担任班长,班级活动办得有声有色。我也虚心学习,从之前的我行我素,也慢慢学会了与人见面先问好,在我看来,也是一大进步。

                  毕业时节——晚风徐徐,斜阳情浓

三年的高中生活无疑是充实的,充实的生活又难免短暂。随着最后一学期的到来,分别的日子也在一天天的临近。同窗惜别的情绪,少男少女朦胧的情愫,交织在一起,在同学之间蔓延开去。操场上也出现了三三两两结伴散步的情景,映着天际的斜阳,吹着徐徐的晚风,伴着树叶沙沙的声音,畅谈心声。对未来的懵懂,愈发加深同窗之间的情谊。这种感情是出自真心,纯净无暇的,多年之后想起,是那样的珍贵。可我那时没有这样的觉悟,也没有这样的情商,虽然多愁善感,但一心要去向远方,幻想着自己是一个侠客,独自行走天涯。毕业的日子,大家纷纷拿出纪念册,让同窗签名,写下祝福的话语,想着能尽可能留住这一刻。想到这景象,心底还能依稀泛起那一刻的离愁感伤。

毕业后,大多数同学选择了留在江苏上大学,去的最多的城市便是南京,而我却背上行囊,独自前往上海,一个与南京方向相反的城市。一心就要闯荡上海滩的我,无法知道前方有多少的未知。一开始,我还趁着节日,寄些贺卡,传递心声,表达祝愿。后来,状况也无聊,竟也与同窗失去了联系。也时常念起母校的日子,然岁月如歌,逝者如斯夫,俱往矣。

踏入母校那一刻,我们缘聚;毕业后各奔东西,渐渐的鲜有联系,便是缘散;忽闻母校校庆,老同学聚首,那是缘起;多年后也会别离,亦是缘灭;走过的路,见过的人,皆有其因,各有其缘,惟有思念,留在心间。

     常获悉江苏省理科状元花落天一,又闻母校学子求学斯坦福名校,甚是高兴。母校七十年专注育人,硕果累累,难能可贵,可喜可贺!

结尾,想到或许有年轻学子看到这些文字。于是也想给点建议,增加这些文字存在的意义。

“珍惜现实中的人生导师,书海中追寻精神导师,求真,为善,向美,

凡事化繁为简,日积月累,从简出新,便是你的成功。”

以上之言,写在母校天一中学七十周年校庆之际,记天一往事,发肺腑之言。祝愿母校枝繁叶茂,誉满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