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天一简介 | 课程基地 | 教育督导 | 天一科研 | 天一社团 | 情系母校 | 天一教育集团 | 天一管理
您现在的位置: 天一中学网站>> 情系母校>> 母校回忆>>正文内容

母校回忆

艰苦奋斗奠基业,追求卓越创奇迹——天一中学腾飞纪实

艰苦奋斗奠基业,追求卓越创奇迹

——江苏省天一中学腾飞纪实

江苏省天一中学退休教师   苏洪祥

江苏省天一中学是荣幸的,历史将发展的机遇赐予了它:在邓小平“恢复高考”和“首先办好一批重点中学”的指示下,顺应时代的要求,它应运而生,趁势而上。经过艰苦卓绝的奋斗,成了江苏省模范中学,成了全国著名的重点中学。

我的一家也是荣幸的:我在那里工作了21年,爱人在那里工作了15年,成了它腾飞的亲历者和见证者。

校舍破旧,设施简陋

在准备调回故乡、江阴市教育局也准备安排我去南菁中学任教时,一纸调令,将我和爱人调到了天一中学。

19783月,天一中学被确定为江苏省首批办好的16所重点中学之一。无锡县文教局从全县抽调了一批骨干,去充实那里教师队伍。于是,在夏秋之交的一个薄阴的上午,一桅机帆船将我全家送到了位于西漳的天一中学。

眼前的学校,不要说和其他的省重点中学无法比,就是和我原先工作的无锡县锡北中学(今之”江苏省怀仁中学”)比,也差了一大截:主干道全是碎石路,一下雨,走廊上是一片泥泞;体育等设施更是简陋:200米跑道是煤屑的,篮球场全是泥土地。夏天,一场球打下来,球员全成了“泥腿子”和“大花脸”。

学校除了东侧那两层的旧木楼外,全是平房。当年招入两个县招班的教室,也只能安排在厕所旁。简易教室的内墙,是用学生拾取的断砖砌的,芦辫房屋顶上,铺着薄薄的瓦,下起大雨就漏水;男生宿舍,近乎是危房,大风一刮,屋顶上的尘土会簌簌往下掉;没有浴室,大热天只能打盆水浇浇身,男生干脆去洗河浴。那一排不足10平方米的简易房,是教师的宿舍。记得当时学校的教务主任姚正家,后被评为数学特级教师的胡琛,都住在那一排。我一家四口,铺了两张床,侧着身子才能过。家家把煤炉和水缸放在走廊里。但是为了保“省重点”的牌子,师生们个个都是意气风发,信心满满,因为坚信:“一切都会改变。面包也会有的。”

盛福清老书记曾讲过一个插曲:有次省教育厅派几个人,来校检查设施。一看比想象中的还差,连中饭也没有吃,就气鼓鼓拂袖而去了。

物质上的困难,大家还是有思想准备的;可生源上不理想,那可是大问题。由于原来只是一所普通乡村中学,有人说它是:“省重点的帽子,农业中学的底子。”因此,两个划片招生的县招班,不要说“老完中”来的很少,就是一般完中来的也不多:百分之七十来自“戴帽子初中”(即小学里办的初中)。因此,学生的英语基础极差。为了改变这种状况,星期天补课,全安排给了英语老师徐玖。他上课习惯要喝水,我就每次先把一瓶开水拎到教室里。那时补课,可是没有一分钱的补贴。就是这样,那些没轮到补课的老师还有意见呢。

创业之战,就这样拉开帷幕了。

初战大捷,站稳脚跟

那些背负着父母希望,怀揣着“书包翻身”梦想的学生,学习之勤奋,实在令人太感动。那时,经常停电,学校又没有发电机。一旦停电,关上窗户,点燃起早准备好的蜡烛。在幽幽的烛光下,顾不得那浓浓的油烟味,静静地自修——此情此景,犹在我眼前。

“皇天不负苦心人”,辛勤的付出,终于赢得了丰硕的回报:

  1980年夏,高考成绩揭晓,天一中学放了个“大卫星 ”:两个县招班,106名统招生中有81名被高校录取,其中被国内著名大学录取的就有近40人 。要知道,当时大学录取率,全国是百分之三,省里重点中学也只有百分之三十左右。因此,在省内外产生了轰动性的影响。本来,在“是否要摘天一省重点牌子”的问题上,省教育厅内一直争论不休。一炮打响,争论从此偃旗息鼓,画上句号。“省重点中学”的帽子,就牢牢地戴在天一中学的头上。

1980届也在母校的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它的另一贡献是:为母校贡献了两位副校长:这届的毕业生朱卓君和许芹成为今天天一中学的副校长。

历史机遇,也给了这一届的科任老师:虞进兴、苏洪祥(班主任),单宇晓(政治),章公达、苏洪祥(语文),虞进兴、胡琛(数学),陈绮英、周康年(化学),周秉钧(物理),徐玖(英语)。这群奠基者,他们谱写了天一腾飞乐章的序曲。

西漳,东有锡澄公路,西有锡澄运河,素有“活龙宝地”之称。“龙飞伴凤舞”,真有只“凤凰”,从这片土地上起飞了。

艰苦奋斗  敢为人先

1978年下半年起,在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学校基建,十多年就一直没有停。记得造第一座三层四顶、18间教室的教学楼,为了节省资金,是自筹材料。那些材料,全是县招班的师生,肩抬,手搬运进工地的,那情景,真像是“蚂蚁搬泰山”啊。

船运来的砖瓦,先是甩到学校附近竹园浜的河滩上,再通过排成长龙似的师生的双手,一块块传递到校内。抬黄沙,扛水泥,我总是与班上力气最大的学生搭档。不用多说,一个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就出现了。那座楼,后来命名为“勤业楼”。

致远桥下的映天池,是各班师生利用课外活动,轮流去开挖出来的。有人赤足下河,用铁锹将烂泥挖到脸盆里,再有人一盆盆递到河岸上,传到一个个花坛里。师生的汗水,换来了清澈的池水。

有次为了迎接检查。盛书记夜自修时,领了党团员在勤业楼前筑花坛,那场面真是“挑灯夜战”啊;放了寒假,总务处陈锡度主任领了工友,拿起大粪勺清粪渣……此类事啊,不胜枚举。

硬是凭着这种精神,十多年下来,校容校貌大变样:曲桥凉亭,假山喷泉,修竹垂柳,红花绿草,点缀其间。中央电视台在播送“学校剪影”的解说词中说:“天一中学,桃红柳绿,到处是迷人的景色,是学习工作的理想所在”,参观者称赞“不是花园胜似花园”。

1980开始办的少年班,几年下来,“少年大学生摇篮”的美誉,传遍大江南北。它是盛福清书记敢为人先的创举。为此,他倾注了大量的心血。从选苗分班、生活管理,事事躬亲,和他吃住在一起少年,俨然成了他的孩子。少年班培养出了一批“精英苗子”,为中科大等名校所瞩目。到今天,少年班的超常教育已成为天一中学的特色品牌。

宋水根校长,在那艰苦的岁月里,也是功不可没的。为了给教师发奖金,他办起校办厂,四处找关系,被人戏称为“钱校长”。但是,正是他的努力,稳定了教师队伍,保障了教学质量。

“艰苦奋斗,敢为人先”,为学校腾飞奠定了基础。

新的挑战,新的机遇,

1994年末,上级将梅村中学的副校长沈茂德调到天一任校长。学校从此迈上了新的征程,揭开了新的篇章。

“有一个好校长,就会有一所好学校。”不知这句话是何人所说,但是我相信。我与沈校长在无锡县“师德教育讲师团”里就熟识了。他给我留下的印象是:有创见,有干劲;他的文才、口才,更令我折服。他履新之后,大力推进学校现代化建设,将西漳中心校区并入,占地扩大到120多亩。体育馆、微机室、风雨操场……一应俱全。尤其是那图书馆大楼,藏书近万册,功能齐全,当时在中学里是少见的,参观者络绎不绝。沈校长特别重视校园环境文化建设。他常说:“让学校的每一堵墙壁、每一寸土地都会说话.”,为此,映天池里有一尾尾鱼儿在戏水,草地上有一只只鸽子在觅食。沈校长更舍得花大价钱,购回一批批大树名花,挂上牌子,学生能获得植物学分类等知识。一只只写有中外名言警句的灯箱,是校园里夜晚一道独特的景观……校园,像他期望的那样:成为了“一本立体的教科书”。

可是,一个决定终结了天一中学在西漳校区的发展:为了适应“撤市分区”的需要,无锡市政府决定:将天一中学整体搬迁到东亭新校区。

这可是个严峻的挑战啊!

这里每一寸土地,每一幢房子,每一种设施上,无不凝聚着所有天一人创业的心血和汗水。要离开它,真有撕心裂肺的痛。可是这又是必须的,不容商量的啊。当然,站在今天高度上看,恰恰这一决定,给天一中学带来了新的机遇,迎来了巨大的发展空间。

凤凰展翅,腾飞世界

东亭,那可是个神奇的地方:“十年造龙亭,一夜改东亭”的古老传说,是家喻户晓的;“唐伯虎点秋香”的爱情故事,不就是发生在东亭的华太师府上吗?近代,它又以“乡镇工业的发祥地”享誉全国。如今,历史让它成就一个新的神话:那只“凤凰”伴着彩云飞,成了“金凤凰”。它展翅高飞,飞向了全国,飞向了世界。

2005年,学校迁入由锡山区人民政府,投资3个多亿,建成了占地450多亩的新校区,2009年又投资1.5个亿,兴建了全市一流的体育馆、游泳馆。许多校友看后都说:“一般的大学,也比不上母校啊。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印度等国际友人参观后,无不啧啧称赞:“中国的政府,在教育上真舍得花钱。”因为国外的中学,很少见有这样大的规模。”

如今的天一中学,有学生3000余名、教职工300余人(包括17名外教),分为少年部、高中部、国际部等60余个教学班。校园环境更加优美,文化底蕴愈加深厚:优美的环境和浓郁的文化氛围,成育人的摇篮,沈茂德校长“立体的教科书”的目标,得到了完全的落实。

同时,学校的精神内涵,得到了大大的深化和丰富:秉承“天人合一”的理念,以“诚”字为校训,形成了“敬业奉献,崇尚科学,追求卓越”的“天一精神”。在教师眼中,“每个孩子都是一座金矿”,“让每个学子,在天一校园享受成功的喜悦,让每个学子的个性和才能得到最大限度的发展”。始终是不懈的追求。2005年,2006年,西山区委、区政府,两次号召全区各行各业,学习“天一精神”。天一中学成了无锡的一张名片。

如今,天一中学在超常教育、国际教育、科技教育等方面形成了显著特色。20099月,开办的国际班,开启了天一学子迈向世界的快速通道。毕业生有被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英国牛津大学、剑桥大学等一流大学录取。

最近有个资料表明:2013年江苏全省获得清华、北大、复旦、上交大、科大、浙大录取的有849人。入围人数最多的十大名校是:南师大附中、扬州中学;天一中学与南通中学并列第三。无锡市的许多家长,都希望孩子能到天一来读书。这使我想起一件往事:1982届是在全县第一个招生,可是那些来自锡东和锡西的学生,很不安心,都想要回到梅村中学或无锡县中去读——这真是“今昔两重天”啊。

天一中学的巨变,不正是无锡市教育战线的一个缩影吗?

借用成龙“国是我的家”这句歌,我要说:“校是我的家”。19788月调来时,学校有三个重点班,我和爱人担任了其中的两个班的班主任。此后,我的两个儿子、孙儿孙女,都是在天中高中毕业。儿子读完了本科,孙儿孙女去了国外留学,要知道我的父母,还是个文盲啊。这种变化,也是天一中学变化的一个补充。我的照片和事迹,能被新华社记者报道到《光明日报》上,妻子的事迹能登上《新华日报》,没有天一这个平台,这些绝对不可能发生的。天一中学改变了我家的命运,我们视它为“福地”:它也更改变了无数学子命运,是所有天一学生及他们家庭的福地。

我坚信:在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的征程中,天一中学将作出新的贡献, 创造新的辉煌。

 

                2013.10.28二稿